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我的婚外情,得到了报应

发布时间:2022-08-09

我身心憔悴,疲惫不堪地回到我的出租屋一连躺了三天。

杨新国算让我清楚明白了什么是情人,情人就是在安全风平浪静的时候,可以与你聊聊我我,一旦遇到麻烦危险就逃之夭夭,隔河观火的人。

我本想去找他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他一顿,把唾沫吐在他的脸上,前后想想又何必?

人得靠自己努力争气,才不会低三下四去求人。求人不如求己!

我果断地与他断绝了关系。

那时候我有很多老乡在做收废品的生意,要生活,我就顾不了许多。

我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晚上十点都不回窝。不论晴天雨天,下雪刮风,都出门,一心想着要挣钱,虽说脏累,但有收获。

天道酬勤!我很快熟悉联系了几家工厂和商场,塑料黄板纸,废铜烂铁等等我都包收。

回收完了还帮他们主动打扫下卫生,领导们见了,对我这个柔弱的女人都很信任同情,只要有处理的废旧物品都第一个联系我。

慢慢地,我外面有了十多家稳定的回收货源。我又租了个带院子的门面坐庄回收。这其中的艰辛自不必说。

有门面坐庄后,我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天天要请人帮忙卸货理货送货。

帮我送货的卡车司机姓黄,算是个小头儿,每次我要用工人时,只须打他的电话交待清楚,他就会帮我把事情办好。

渐渐地我们熟识了。他说他老婆前几年病故,只有个闺女。我们有着相似的经历,我现在也需要有个男人来帮我,他也想有个家,就都有重组家庭的意愿。

日子在忙碌中流逝,我的生意在老黄的帮助下,犹如风助火势,越来越红火。

一天,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院子的门前。从车上下来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我仔细一看,他就是烧成灰我也认得的杨新国。

他阴阳怪气的当着老黄和几个工人的面对我说:哟嗬,老相好,你可以啊,只几年就有了这大的场面,有能耐,不错不错。

我羞愤不已地大声吼道:滚!滚!你这个薄情寡义的东西。并叫老黄和工人们把他赶走。

杨新国在出门时还故意龌龊我:你床上的功夫令人难忘,我好想和你前缘再续啊!

吵闹声引来左邻右舍和不少路人的围观。

自打杨新国来“拜访”过以后,我明显感到人们看我的眼光里有异样,不屑和鄙夷。

我决定搬家。搬到远远的郊区去,立即,马上。我受不了人们如针的目光。

搬家的事情我还是打了老黄的电话,让他操办。老黄一个星期就帮我搞定了。

临走的前一天,我单独约了老黄一起吃了个饭,我把我以前的经历有如竹筒倒豆子般一点不留的给他讲了,他登大眼睛,张着嘴巴象在听个传奇。

因为我觉着,我和老黄的事,黄不黄,还得看老黄。

搬家的新址,我选在郊区建筑工地较密集的老庙。

建筑工地上的废料多,初来乍到,生意尚可,不到一月,我就又要请工人装车卖货了。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给老黄打电话,他的电话先打来了。

电话中:他先问了我这些日子的生意好不好;接着他说他这个月给我办了件事情,是我们再见面时,他送我的礼物。

最后说,美华,你是经历过苦难的女人,我感到很心疼,你靠自己白手起家,我对你很佩服。即然缘分让我们相识走到了一起,是上天对我的眷顾。过去了的事情就让它永远过去吧。

第二天,老黄开着他的卡车屁颠屁颠地连铺盖都卷了过来。

交完货,终于有点空闲,他摸出手机,神秘地对我说:给你的见面礼在手机里。

我正一头雾水,老黄打开了一段视频,视频里一个水桶腰的胖女人对杨新国又打又踢,又骂又抓,又哭又闹。旁边围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人。胖女人当然是杨新国的老婆。

原来,老黄这个月去跟踪了杨新国。他知道杨新国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跟踪发现杨新国果然带着一个学生妹样,年轻漂亮的女子时常出入某一大酒店开房。

他抓拍了他们的近照。还到酒店内打探了一番。

他还探知杨新国的胖女人每天必到”约你”棋牌室去打麻将。

那天,老黄凑角和胖女人坐在了一桌。打牌时,老黄故意大讲桃色新闻:说他知道一位很有钱的老板总在换口味玩女人快活,一个月要换几个,对每个女人都舍得花大价钱。

并翻出手机上的照片让桌上每个牌友看,就是这个老板,他爽歪歪了。

胖女人也瞅了一眼,觉得男人有些眼熟,一把抓过手机细看,手机上是杨新国搂着学生妹水蛇腰的照片。当时就黑下脸:哪来的。

老黄一脸无辜地说:酒店朋友分享给我的桃色新闻。

老黄对这件事是做了充分准备的。他还花了500块钱让酒店做卫生的阿姨帮着录个视频,让阿姨看了手机上的照片,叮嘱阿姨,如果哪天手机上的男人被人捉奸,你只要趁机录个视频发给我,让我看个热闹,再给你200。

酒店里常有这类男女扯皮的事情发生,做卫生的阿姨司空见惯,录个视频又有何难,况且还有大几百的钱赚,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阿姨便一口应承下来。

不过半月,老黄就收到了阿姨发来的视频。他觉得为我出了口恶气。

听了老黄七哆八嗦,眉飞色舞的讲述,我的心里并无波澜,也没有出气的快感。

当年春节的时候,我和老黄简单的办了个婚礼。算是有个家庭。

那几年正碰上市场上的行情不稳,又搬了地方,先前收货的资源几乎全部断了联系,生意就这样不好不坏的维持着。

几年后我的父母也相断过世。回家办理父母丧事时,听老乡说起过杨新国,他的钢管租赁公司由于疏于管理,意外出现了架子工高空坠亡的重大事故,公司元气大伤。

加上不争气的儿女各自掠呑财产,反倒让老子负债了几十万。春节也不敢回家,东躲西藏避债,成了“老赖”。

我的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后,虽说我帮他们各自都成了家,但对我这个母亲他们并没有多少感情,我在小县城留下不好的名声,他们肯定有所听闻,我在他们心里一定留下了厌恶的影子。

孩子们的成长我又长时间的缺席,母子的疏离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如今老黄因年纪大了,一身的职业病,我便和他去了他的老家。小县城的老家我真的是不愿意回去了,也许我还在躲着什么。

还好有老黄一个闺女,逢年过节她都会来看望我们,我也知足了。

我的这些我不知道是不是报应?人生有些污点是一辈子也洗刷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