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2014年, 北京一男子与情人车内约会, 妻子现场捉奸, 最终酿成悲剧

发布时间:2022-08-09

联合国2018年的相关数据显示,在全球女性被杀案中,58%的凶手是家人,34%的凶手是丈夫或男友(包括前任和现任)。让人毛骨悚然,空了整栋楼的杭州杀妻案,让人头皮发麻的上海冰箱藏尸案,皆是因夫妻矛盾或婚外情引发的。

今天的这起案件同样如此。2014年11月26日晚,北京警方接到群众报案,说一辆黑色切诺基汽车将人拖拽致死,车主为45岁的唐某,而死者正是唐某的妻子小丽,时年39岁。

警方迅速赶到案发现场,恰好遇上了驱车返回现场的唐某,将其抓捕归案了。但案情看似简单却又扑朔迷离,唐某为什么要杀害妻子,之后又为何返回现场呢?

这一切还要从一段婚外情说起。唐某是河北涿州市人,高中文化,是北京某物流公司的法人,虽不是家财万贯,但也小有资产,他和妻子结婚多年,一起走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也许是男人都逃不过“有钱就变坏”这个魔咒吧,在他事业有成之际,身边也多了一个红颜知己。正如张爱玲所说: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家里的红玫瑰慢慢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外面的白玫瑰就成了“床前明月光”。在他背着妻子和情人孙某如胶似漆时,以为能瞒天过海,可朝夕相处,又深爱他的人怎么察觉不出他的变化。

在本世纪初,小丽就知道他出轨了,只是当时不知道他的外遇对象是谁。夫妻俩为此吵过数次,后来唐某发誓不会在外面乱来了,顾念到家庭和孩子,小丽选择了原谅。

可是“出轨只有0次和无数次”这话不是空穴来风,在那十多年间,唐某又出轨了数次,只是他做得更加隐蔽了,没让小丽抓到确凿的证据,小丽知道他不安分,但是就此离婚,无法为自己争取该有的权益,于是两人就一直煎熬着。

知道案发那天,她在路上看到丈夫的车子,副驾驶上就坐着一个女子,两人动作暧昧,若说是朋友关系,恐怕没人相信。因此她怒气冲冲地跑了过去,还打电话叫了闺蜜来帮忙。

据唐某供述,当时他一看到妻子,因为心虚,马上将车门上锁了,任小丽怎么敲,都不开门。小丽先是在外面咒骂,转而开始敲打副驾驶的车窗,还用手扒着车门。

之后小丽的闺蜜赶到,对其进行了劝说,他看到小丽右手松开了副驾驶一侧的反光镜,就立马发动了车子想要离开,毕竟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若是三者会面,后果难以预料。

唐某开了一段距离后,车身突然颠簸了一下,他表示曾询问孙某是否压到人,孙某说没看到人,他就加速一溜烟跑了。直到半个多小时后,小丽的弟弟打电话说小丽被他害死了,要让他去坐牢,他才知道自己可能闯了祸,于是迅速赶到现场。

而小丽的闺蜜和弟弟却又不同的说辞,小丽的弟弟表示那天姐姐的朋友通知他,让他给姐姐帮忙,说抓到了姐夫出轨的证据。

原来唐某和小丽早就在闹离婚,只是因为财产分配问题互不相让,才一直煎熬者,此番若是抓到证据,唐某作为婚姻中的过错方,将会被少分财产,所以他认为唐某就是故意轧死小丽的。

小丽的闺蜜也说小丽一直没有松开副驾驶的车门,当时她和小丽的弟弟在交涉情况,一转头他们就不见了,他们追着车跑了一段距离才找打被轧死的小丽,两人当时就崩溃了,没有想到唐某会这么狠心。

一审时法院认为唐某存在间接故意,原因是唐某在未确定小丽已经松开车们把手的情况下,启动车子加速离开,明知可能致人死亡,却仍旧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属于间接故意杀人,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

《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杀害朝夕相处的亲人属于故意杀人罪中情节严重的情形,最高可判处死刑,鉴于唐某在案发后自首,主动交代了犯罪过程,认罪态度良好,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一审判处唐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唐某不服,提出上诉,其辩护律师认为他没有杀人的故意,其行为只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过失致人死亡罪和故意杀人罪的量刑是大不相同的。

过失致人死亡,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致人死亡和过于自信的过失致人死亡。《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经调查核实后,法院认为唐某存在主观故意,小丽扒住副驾驶车门不松手,唐某从后视镜中是可以看到的,但他却依旧加速行驶,放任小丽的死亡结果发生,所以法院对辩护律师的一件不予采纳。

但二审在量刑时,综合其犯罪动机、性质、对社会的危害性等,酌情考虑,撤销了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唐某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这场因婚外情而起的悲剧就此落幕。

自古奸情出人命,我们能理解小丽的不甘,她希望抓住证据,让唐某为背叛婚姻付出代价,可她低估了人性,最后赔上了性命,如果她早点看清枕边人的本性,是否就能避免这场悲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