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陶虹:没钱、没性、没话可说的中年婚姻,还有救吗?

发布时间:2022-08-10

昨天,又有一对明星夫妻宣布离婚。

说实话,我对他们的故事了解得不多,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太多感触。不过,他们离婚的消息,却让团队的很多小伙伴唏嘘不已。

大家都说,这对小夫妻一路走来,处处都透着甜蜜,丈夫董子健更是出了名儿的“宠妻狂魔”。

花式夸妻

即使有了娃,也把老婆放在第一位

把老婆宠成小公举

没想到看着这么完美的爱情,现在也走到了尽头。这样毫无征兆的大反转,让很多人都猝不及防、难以置信。

是啊,明星们的婚姻,我们确实看不懂,太戏剧化了,明明前几天还亲密无间,结果一转眼说散就散。

所以,还是聊聊咱普通老百姓的版本吧,更贴近我们的生活,也更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有这样一部老电影,它就把我们普通人(特别是中年夫妻)真实的婚姻生活,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我们面前——《忘了去懂你》。

电影讲述了白沙小镇上的一对中年夫妻陈雪松(陶虹饰)和蔡伟航(郭晓东饰),因为长期缺乏沟通,他们的婚姻正面临着七年之痒的考验。

陈雪松是小镇远近闻名的美人,每天除了接送孩子上学,就是日复一日地蹲守自家的小超市,生活单调无趣,没有一丝波澜。

她经常坐着坐着,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丈夫蔡伟航供职的家具厂濒临倒闭,不久后他就下岗了。

但他不甘心止步于此,渴望干出一番事业,于是四处奔波应酬,想寻求出路。

现实是残忍的,虽然他整天都忙忙碌碌,但收获却少得可怜。

大家都说,他们两人把现实生活中,很多中年夫妻的婚姻现状和相处模式演活了,刺痛了很多人:

在赡养老人、教育孩子、养家糊口的一地鸡毛中,在一次次的摩擦后,夫妻之间渐行渐远,最后只剩下没钱、没性、没话可说,令人窒息的婚姻。

最熟悉的陌生人

刘震云说:“一个人的孤独不是孤独,一个人找另一个人,一句话找另一句话,才是真正的孤独。”

陈雪松夫妻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同睡一张床,但却像两个陌生人,除了争吵,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七岁的女儿睡在他们中间,就像一道鸿沟,阻断了夫妻二人的沟通。

满脑子都是工作的丈夫,被生活琐事折磨不堪的妻子,身体上的交流几乎为零。

镜头中,他们唯一一次相拥,也是蔡伟航挪开已经睡着的女儿,抱着雪松的后背。黑暗中,两人都面无表情。

他们放弃了和彼此的沟通和交流,却把孤独都展现在了外人面前。

蔡伟航遭遇事业危机,心情丧到不行,他选择到网吧聊天,在虚拟网络的世界里和别人打情骂俏,排解内心的寂寞。

而陈雪松则一直都在享受着和出租车司机吴彦君的暧昧关系。

每次见到吴彦君,她问的第一句话都是:“有什么新闻吗?”

她内心是渴望新鲜事物出现的,是渴望改变的。

当吴彦君带着她来到一个荒废的剧场散心,为她唱了一首《传奇》的时候,她感动地热泪盈眶。其实,她和所有女人一样,内心都渴望得到一个人的欣赏和爱。

而这样的事情,本应该是丈夫为妻子做的。

其实,夫妻两人之间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大矛盾,但就是那份浓到化不开的平静、沉闷和煎熬,让人觉得窒息和绝望。

美国《心理学》杂志上曾发表过这样一项研究:

婚姻触礁的真正原因,不是此前普遍认为的夫妻之间出现矛盾,而是婚姻归于平淡后,关系的渐趋迟钝和沉闷。

记得王思文在《吐槽大会》上说过:“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就连我爱你都懒得说了。把家里的双人床换成上下铺,他就变成了我睡在上铺的兄弟。“

这就是中年夫妻的常态,因为太过熟悉,我们常常忽视甚至忘却了,维系在我们之间的那份爱。

令人唏嘘的是,思文和她的丈夫程璐后来也离婚了,他们真的从爱人,做回了兄弟。

猜忌把彼此越推越远

影片中有这样一幕,趁蔡伟航洗漱时,雪松偷偷翻看丈夫的手机,闻对方的衣服,还偷藏他的身份证,为了不让他上网。

同样,蔡伟航趁雪松不注意时,也偷偷翻看妻子手机,怀疑妻子和前男友、出租车司机之间有不正当关系。

这一幕,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似曾相识。

两口子互不信任,但都憋着一股气,谁也不愿走出沟通的第一步。

因为雪松曾是当地第一富豪杨九城的女友,这一度还成为了小镇上的饭后闲谈的话柄。

大家还不忘拿此来取笑蔡伟航,这让自卑的蔡伟航妒火中烧。妒火之中,夹杂着一个男人深深的自卑。

前有富豪男友,现有年轻的出租车司机,再加上事业遇到危机,这让蔡伟航的心态发生了严重的扭曲。

在窝火和自卑的情绪下,他干了一件丧心病狂的事情:

拉着雪松到她前男友的工地上,在挂着前男友的巨幅海报下,恶语相向了一番,并羞辱了雪松,最后还把雪松一人扔在工地上扬长而去。

他将一个中年男人的自卑和窝囊展现得淋淋尽致,也让雪松对这段婚姻失望透顶。

蔡伟航对妻子的过往情史,一直都无法释怀,经常对雪松冷嘲热讽,雪松不但不澄清,反而刺激丈夫,顺势承认了对自己不真实的指责,这让两人的误会更深。

其实,雪松自始至终都没有出轨,只是骄傲的她不愿做出解释。

电影的最后,还是因为化解不开的猜忌,蔡伟航要带着女儿去做亲子鉴定。

这成了压垮这段婚姻的最后一棵稻草,彻底寒心的雪松提出了离婚。

恶语相向、轻易苛责和随意猜忌,充满了他们婚姻的每一个角落,却唯独看不到一丝欣喜和幸福。

有人说,婚姻始于爱情,但却不能仅仅靠爱情来维持婚姻,婚姻的维系更需要夫妻彼此间的理解和信任;

有人说,猜忌是婚姻最大的隐患。

因为,猜忌只会让彼此的隔阂越来越深,只会把彼此越推越远,直至视线里再也看不到彼此的身影。

生活重压下的喘息

狭小的房子、凌乱的物品、破旧的家具、廉价的衣物,过期的面包和牛奶,从来没有笑过的脸,处处展示了这对中年夫妻所面临的经济困窘。

蔡伟航想改变现状,靠翻身创业,但15万的启动资金却难倒了他。

雪松看着丈夫因为缺钱而愁眉不展,于是私下找前男友杨九城借了15万。

当知道这厚厚的一沓钱是找杨九城借来的时候,本以为蔡伟航会痛斥妻子为什么要去找前男友借钱,要知道他是多么介意这个“前男友”的存在啊,因为这个“前男友”,他又和妻子吵闹了多少次啊。

可这次,他却沉默了,甚至在晚上睡觉时,还想去拉妻子的手,还帮妻子掖了被角。

比起骨气和面子,蔡伟航彻底败给了没钱。

除了经济上的重压,“关系”的压力有时也让人透不过气来,比如婆媳关系。

影片开始,陈雪松去学校接女儿,却发现女儿被婆婆一声不吭地带走,给婆婆过70岁生日去了。

丈夫、小姑子都忘了婆婆的生日,但最后被埋怨的人却是雪松。

雪松倒苦水说:

“当你家媳妇真难,婆婆嫌弃我生的是女儿,不肯帮我带; 小姑子是一见着我就冷嘲热讽; 老公天天在外面瞎忙活,不管孩子也不操心家; 你妈生日这种事也要我记得,那我哪能记得这么多事啊?”

中国式婆媳关系、姑嫂不和、丧偶式育儿,几乎全被雪松摊上了,中年人,特别是中年女人的不易和不幸,真的很让人心酸。

中年人也有诗和远方

影片的后面,蔡伟航独自一人观看结婚时的影像,回味婚礼上的甜蜜誓言,那时的自己也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雪松是温柔婉约的少女。

他们的爱情是源于彼此欣赏和爱慕的,但最终却死在了细碎的婚姻生活中。

经常听到有人感叹,人到中年,婚姻就死了。因为在激情和甜蜜褪去后,就只剩下平淡了。

其实,“平淡”才是婚姻生活的本来面目,正如巴法利·尼克斯所说:婚姻是一本书,第一章写的是诗篇,其余的都是平淡的散文。

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句话:

所谓新鲜感,不是和未知的人一起去做同样的事,而是和已知的人,一起去体验未知的人生。

所以,在平淡中,也可以一起携手去寻找和制造新鲜感,只要记得这两个字:懂得。

因为,只有懂得,你的辛苦,对方会看见;你的付出,对方才会感激;

因为,只有懂得,你伤心欲绝时,有个肩膀才会靠过来;你在遇到困难时,耳边才总能响起六个字,“不要怕,有我在”;

因为,只有懂得,才会更知冷知热,一起朝着共同的方向去努力;

因为,只要懂得,平淡的日子也能过成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