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一女子被丈夫捉奸, 为逃责罚跳火车, 出轨妻子死于“出轨”

发布时间:2022-08-10

出轨在交通术语中,意思是火车因各种原因脱离轨道,造成严重事故。而在民间,这一词主要被用于形容夫妻某一方,背叛了感情与婚姻,选择在外面找新欢。

然而在2018年的一次事故中,这两种含义同时被应用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就是代京京。她在与丈夫乘坐火车回家的路上,竟跳出行驶中的列车自杀。而她的死亡原因与理由,就是出轨。

离奇死亡

2018年10月12日,代京京与丈夫杜长江乘坐列车,自上海返回阜阳老家。因为旅途劳顿,丈夫杜长江在凌晨时分昏昏睡去,接着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妻子说自己要去趟卫生间。

但是连着过去了好几站,代京京也没有回来。沉睡了数个小时的杜长江苏醒过后,看了看时间又看了一下妻子的座位,发现妻子还没有回来。

杜长江觉得有些不太对,妻子并不是一个非常好动的人,这时候她不在座位上能在哪?接着杜长江就想起妻子说要去洗手间,于是他起身前往寻找妻子。

不过刚到车厢厕所,就看见几名旅客正在大声抱怨,催促厕所里的人赶紧出来。但不管如何外面的人如何催促,厕所里依然安静如初。

无奈之下,旅客只能找来乘务员,强行打开了厕所门。

让人意外的是,厕所里并没有人,在洗手台上遗留着一个手提包,而且厕所内的窗户还被扒开了。经验丰富的乘务员立刻意识到出事了,于是拿着手提包开始对着车厢喊道:

“这是哪位旅客的包?有哪位的同行者不见了!请立刻找乘务员报告!”

(杜长江)

杜长江看着那个包,发现就是代京京随身携带的,于是立刻拨开人群冲上前去认领了。随后看着空无一人的厕所,以及被强行打开的窗户,杜长江整个人都傻了。

再愚钝的人也能看出来,自己的妻子肯定是因为某种原因,跌落到列车之外了。

于是杜长江立刻报警,乘务员也用电话通知火车站点,让他们沿途搜索看看能否找到旅客的踪迹,接着就发动火车乘务员,开始在列车上寻找代京京的踪迹。

只是等列车抵达下一站后,一名铁路公安就将杜长江叫下车,并且询问代京京的体貌特征。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杜长江还是感到强烈的恐惧。十几分钟后,杜长江与民警一同乘车,开始沿着铁路线往回赶。

随后杜长江就在铁路路基旁,看到了妻子代京京的尸体。代京京的尸体横亘在铁路线不到两米的距离,并且头部还流出了大片的鲜血。

看起来似乎是跳离火车后,因为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头部先着地并导致死亡。

根据现场法医的判断,代京京的身上并无防御性伤痕,也没有任何被人强迫的迹象,推测是自杀。但杜长江拒绝接受这一判断,表示妻子肯定是因为列车本身的问题,才会跌出火车的。

按照杜长江的说法,两人平时既没有得罪人也没有欠债,妻子完全没有自杀的可能。

(死者代京京)

自杀还是他杀?

收敛完妻子的尸体后,杜长江就找来了律师,准备起诉铁路公司。

理由是列车安全措施不到位,导致代京京意外跌落身亡。

对于杜长江的指控,铁路公司大呼冤枉。铁路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他们并不清楚杜长江这样说的原因,但从现场情况看只可能是自杀这一种情况。

按照杜长江的说法,他的妻子很可能是从被打开的窗户中跌落的,如果铁路公司能够更加注意一点,妻子的死亡是可以避免的。

(律师正在测量窗户开口的宽度)

杜长江的说法在当时很多人看来,就是在无理取闹,因为火车上的窗户是固定的,仅有上半部分可以打开一个约12厘米的缝隙。

这种宽度别说是成年人,就是对体格稍微健壮一些的未成年人来说,都很难钻过去。随后在杜长江的要求下,律师前往事发车厢进行勘察。但是在测量之后,律师也认为不太可能是从这里跌落的。

(工程人员正在尝试徒手拆卸排气扇)

接着杜长江又指着头顶的排气扇,认为妻子是从那里钻出去的。

无奈之下,铁路公司的负责人,只能叫来工程师现场拆卸排气扇,让杜长江好好看一下,在没有工具的前提下打开这个排气扇有多困难。

但是杜长江依然不死心,他又质疑列车舱门的安全性,认为妻子可能是打开了火车门然后离开的。

对此铁路公司再度表示不可能,因为列车舱门的位置都是有监控的,并且每次开门列车中控室都会有显示,想要悄无声息的开门是不可能的。

(绿皮车的车门,需要特殊钥匙才能打开)

为了尽快恢复列车运营,铁路公司决定进行一场实验,让杜长江心服口服。随后他们找来了一个与代京京体型相似的女乘务员,开始尝试攀爬并穿过窗口。

然而试验的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傻了眼,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后,女乘务员成功钻出了窗户。

接着铁路公司又喊来一名中等体型的男乘务员,以同样的方法尝试穿过窗户,结果又成功了。

按照两名乘务员的说法,只要能把头钻过去,那整个身子也能过去。实验结果出乎铁路公司的意料,但也让公司负责人坚定了自己的说法。

(试验现场的照片)

在有意识翻越的情况下依然如此困难,那代京京意外跌落一事,是根本不可能的。

杜长江的律师当场就否定了铁路公司的言论,因为不论是自杀还是他杀,铁路公司都有义务保护旅客的生命安全。

车窗能够让人钻出去,本身就是铁路公司的疏忽,他们对代京京的死依然要承担部分责任。

于是双方开始在法庭上展开辩论,杜长江依然坚持是铁路公司的疏忽,导致了自己妻子的死亡。

而铁路公司的态度,则是他们会尽力保证每一名旅客的安全,但是他们不可能拦住一个决意自杀的人。

但是就在双方争论不休的时候,法官在检视证据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疑点。

杜长江与铁路公司都提交了相关证据,唯一缺少的就是死者代京京的详细信息。

于是法官中止庭审,并将杜长江带到一旁,询问他有关代京京的事。

然而就在法官话音刚落,杜长江的脸就变了颜色,并且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杜长江在提到妻子的信息时,显得非常拘束)

在事后法官回忆杜长江的表现时,对记者说道:

“如果不是现场证据确凿,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杜长江杀害代京京了。”

在法官与民警的追问下,杜长江才说出了真相。

情感纠纷

按照杜长江的说法,在登上火车前,他们两人刚刚经历过一场情感纠纷,原因是代京京“出轨”了。他们这次回家,就是为了处理这个问题,并决定是否继续维持婚姻关系。

万事开头难,当杜长江说出这一情况后,他反而显得轻松了下来,开始诉说过去几个月他的发现。

(两人的结婚照)

两个月前,杜长江的弟妹在偶然间,发现代京京与一名男子,手挽着手姿势暧昧的一同逛街。

随后弟妹就将这一消息,传递给了杜长江。

只是因为社区人多眼杂,代京京出轨这一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小区。街坊四邻都将这个花边新闻,当做茶前饭后的消遣在讨论。见事情暴露,代京京只能向丈夫坦白了一切。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妻子出轨可能是最无法忍受的事情之一。

但杜长江却只能忍着,因为他们的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以及四个老人需要他们照顾。

所以事发后,杜长江并未立刻解除两人的婚姻关系。而是打算先回家,与两边的父母讨论过后,再决定接下来要如何处理。

而代京京为了脸面,在杜长江做出决定后就一直劝说他,希望他不要将自己出轨一事说出去,不然自己在老家就无立足之地了。

但杜长江的态度非常坚决,为了确保代京京不会半途逃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还特意叫上了弟弟和弟妹,与他一同看守代京京。

只是事发时杜长江与弟弟弟妹都十分困倦,因此才同意让代京京独自去上厕所。

说到这杜长江就沉默了,但是他没说出口的话,其他人心里都明白。代京京因为无法忍受非议,决心在火车到站前逃离,于是独自一人前往厕所,然后翻越窗户试图跳下火车。

随后代京京就因为头部先落地,当场摔死。

(律师正在做最后的努力)

随后,法官重新开庭,并且做出了最终判决。铁路公司在本次案件中,正常履行了保障旅客安全的职责。

而代京京是因为自身原因选择了自杀,任何安全防护措施,面对一心求死之人都很难做到万全。

因此法庭驳回了杜长江的上诉,宣判铁路公司无罪。

杜长江无法接受这个宣判,但他也没有选择继续上诉。在庭审结束后,他就前往公安局办理了相关手续,妥善处理了妻子的尸体后,独自一人踏上了回乡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