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2006年,江苏一男子当众炫耀与情人出轨细节,丈夫心理失衡酿血案

发布时间:2022-08-10

沉默是一种社交手段,也是一种处世方式,那些在众人中总是沉默不语的人,内心世界也许比常人还要精彩。

但是还有一种情况,沉默的人并不是不想表达,而是心间有情绪却不知道如何展现,最后消解情绪的方式要么就是自己憋出病来,要么就是在沉默中突然爆发,一旦爆发,必然伤及众人。

1995年,江苏泗洪发生过一起命案,受害者是一位平时能说会道之人,凶手则是一位沉默寡言者,他们俩之间的纠葛很复杂,但是最后的结局不应当如此悲惨,这场悲剧的开端是因为受害人的道德败坏以及口无遮拦,最后的结局就是他们两日内都因此用一生来作代价。

张大伟(化名)和李晓德(化名)两人是同龄人,虽然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但是他们俩在同一家企业里面上面,同属一个部门,平时的往来也比较密切。李李晓德是一个外向的人,在部门里面像一朵“交际花”一样,与谁的关系都还不错。

张大伟则不然,他能够进入这家企业上班完全是因为业务能力突出,平时说话做事都十分低调,不愿意做出头的人,也不愿意招惹麻烦,能够与李晓德成为朋友完全是因为对方主动。

他们俩在一起共事久了,张大伟就觉得两人已经是很要好的朋友,有时候自己与妻子之间的矛盾也会向李晓德吐露。

1995年,张大伟和李晓德两人都被调到了安徽省怀远县一家水泥厂进行技术指导,在安徽需要待上很长一段时间。李晓德本身就没有成家,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合,反倒是因为可以去一个其他地方而感到高兴。

张大伟则犯了难,他与妻子两人感情一向深厚,尤其是他对妻子又爱又怕,一天都舍不得离开,于是最后向领导申请了很久,终于与妻子一同去往安徽怀远县。

妻子阿娟(化名)很早之前就听说过李晓德的名字,在怀远县见了面之后,她更是觉得像他这种男人非常有魅力,不像自己的丈夫一样唯唯诺诺,除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其他什么都拿不出手。

李晓德敏锐地察觉到了阿娟对自己的青睐,顺势对她暗暗示好,很快两人就在张大伟眼皮子底下开始使坏,一开始只是言语上表现出来了轻浮,后来慢慢就发展到了手脚也开始轻浮起来。

他们两人捅破窗户纸的时候,张大伟还浑然不觉,直到后来从水泥厂的工人嘴里才知道自己的后院早就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他心里非常难过,但是因为对妻子一向害怕,所以他不敢对其进行指责,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只好自己暗暗生气。

整个水泥厂都在说“李指导把张指导的媳妇给指导了”,张大伟听见了却迟迟没有动静,这使得李晓德和阿娟两个人更加肆无忌惮,约会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张大伟在无数个深夜翻来覆去,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年的5月份,李晓德又像以前一样约张大伟一起喝酒,张大伟内心本来就很憋屈,酒过三巡之后,两个人都已经有了醉意,这时候说话也都开始随意起来。

李晓德看着张大伟老实巴交的样子忍不住发笑,说着说着就讲到了阿娟的身材上面,喝了一口酒之后,李晓德更是将自己与阿娟两人偷欢的细节都说了出来,这天一起喝酒的人还有好几个,大家听了他说的话之后都默不作声,张大伟更是脸涨得通红,将酒杯一摔就走了。

所有人都觉得李晓德做得过分,只有他还觉得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放声大笑。张大伟这天暗暗发誓一定要亲手抓到妻子和他私会,于是一直在等待时机,终于在这一年的7月26日,他在宿舍抓到了正在嬉笑的两人。

怒不可遏的他立马抄起身边的棍子对李晓德进行殴打,压抑已久的愤怒使得他的力气巨大无比,李晓德根本就无法招架,在一拳又一拳、一脚又一脚之下,他被活活打死。

闹出了人命,张大伟自己也知道要被法律追责,所以赶紧趁乱带着妻子逃跑,直到11年后才被人在南京沿江经济开发区附近发现。警方接到群众举报之后立马布下天罗地网,于2006年5月日将张大伟成功捕获。

一般来说,因为抓奸而将第三者打死的情况都属于故意伤人致死,但是张大伟的行为却属于故意杀人,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准备了工具在宿舍,在打人的时候就是奔着剥夺他的性命去的,这种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的要件。

根据法律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司法实践中,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张大伟剥夺他人性命,罪行恶劣,应受到重罚,但是李晓德本身故意破坏他人婚姻,更是故意在众人面前侮辱张大伟的尊严,炫耀偷欢的细节,具有很大的过错,所以他也并不是完全无辜。

倘若张大伟在第一时间自首认罪,他的惩罚将会减轻,时间已经过去十一年,他潜逃这么多年明知已经被通缉还不投案,最后受到的惩罚将比他想象的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