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丈夫为了小三把媳妇腿打折,不顾儿子哀求,把他打到脑出血

发布时间:2022-08-11

田胡金桃拄着拐杖突然下跪,说求她不要搞散这个家,这个家走到现在这一步,很不容易,为了这个家,为了丈夫,她哭泣说,当时自己求小三周小君放过自己,结果周小君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猖狂了,而丈夫为了她,更是打折了自己腿,把自己扫地出门。

田康林真的为了小三,这么狠心,把妻子打断腿扫地出门吗?周小君作为小三,为何能逼迫原配下跪呢?

这一切还要从田康林与胡金桃的女儿小燕的救助说起,她带着记者走向病房,边走边说,父亲在外找了小三,因为弟弟对小三不满,而父亲为了维护小三,居然把弟弟打进医院,如今弟弟躺在病房还没度过危险期,生死难料,父亲却为了那个小三,与全家闹翻。

小燕给记者展示之前弟弟小毅受伤的照片,只见小毅脑袋全是血,看得人触目惊心,小燕说主治医师称,要么开颅要么得脑膜炎,记者看着照片惊呼,这些都是你父亲打的吗?小燕哭着说,是的,当时耳朵里到处都是血。

随后小燕更是语出惊人,说父亲把小三带回家,为了小三,把母亲的腿都打断了,记者问病床上的小毅,到底是什么情况,小毅心如死灰,说自己和姐姐给老爸机会,但是越给他机会,他就越嚣张,他越说越气愤,他说父亲居然光明正大把小三带回家来睡,为了小三把自己的妻子打得半死。

据小毅说,他得知父亲背叛母亲后,作为儿子,他和姐姐多次劝父亲回头是岸,回归家庭,但是父亲好像是鬼迷心窍了,什么都听不进去,无奈之下,他和姐姐到小三的村庄去发传单,没想到这触碰了父亲的逆鳞,说他们败坏父亲的名声,盛怒之下,对他大打出手,导致颅内出血,现在还在危险期,作为罪魁祸首的父亲,至今没来看自己一眼。

小燕说,之前母亲被父亲打断腿,打个半死扫地出门,她和弟弟就想劝父亲回头,所以都是瞒着母亲去做的,没想到父亲执意要带着百万家财去养小三和她的儿女,如今弟弟落得这个下场,可不敢把这件事告诉母亲,因为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好,怕母亲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记者找到了当地的村委,让帮忙找到田康林一问究竟,半个小时后田康林终于姗姗来迟,一见面父女便争吵起来,记者劝双方冷静,告诉田康林如今他儿子的情况十分危险要做开颅手术,谁曾想田康林否则这是自己所为,承认自己是和儿子动过手,但是儿子的伤不是自己打的,是儿子当时从车上摔下来导致的,这都是有目击证人的。

他说老婆和孩子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因为自己的百万财产都给了儿女,她们现在生活得很好,不需要自己了,所以才一直这么污蔑自己。

小燕实在看不下去了,说弟弟结婚的第二天,你就带个野女人回家,现在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田康林指着女儿说,你有什么权利说人家是野女人,你没权利!小燕说,你把母亲打成那个样,又把弟弟打成这样,你要为他们负责的,田康林仍然说在石门桥儿子骑摩托车摔倒,是有人看到的。

记者问田康林有把外遇带回家吗?田康林一摆手否认了,记者说这是他儿女和村上的人都知道的事,田康林才一改刚才的态度说,那都是逢场作戏,现在有哪个男人不P 呢?记者说,那你把她带回家了啊?田康林义正严词说,没有这回事!

小燕说,父亲把母亲打伤后,就和那个野女人私奔了,电话一直关机,自己一直都联系不上他,田康林一拍桌子,恼羞成怒,大吼道,你没权利管我。

小燕要父亲为弟弟负责,但是田康林却说是儿子先动的手,自己只是举起凳子吓唬吓唬儿子,他只是在儿子动手后,打了儿子的肩膀,记者问,那小毅头上的血,田康林冲着记者怒吼,我没打!拍着桌子大吼,我不晓得,随后起身朝外走去。

田康林开着货车要走,记者问他自己的儿子不管了吗?田康林怒吼,自己欠了几十万的外债怎么管,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他带着记者来到现在住的地方。

田康林展示了自己破了洞的内裤,还有都洗得发白,还脱线的毛巾,记者对于小燕说他有百万的财产,感到怀疑。

田康林怒气冲冲地说,他的老婆孩子就是把他当成了赚钱工具,自己在六月份给女儿转了30万买房,给儿子造了600平的大房子成家,还给老婆留了10万的养老钱,自己这么省吃俭用就是为了能养儿女过得好一点,没想到看自己现在不能赚钱了,他们家就要把自己扫地出门。

田康林说自己确实背叛了家庭,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婚,本来相好已经说要退出了,可是妻子儿女知道后,不想法劝自己,反而不依不饶大闹,报警去周小君村庄发传单,这让他简直没脸见人了。

小燕则表示,他们去贴传单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不是小三光明正大住到家里,还把母亲打伤扫地出门,他们也不会出此下策,她表示如果那个野女人喜欢父亲,父亲想要和她在一起,可以和母亲离婚,再谈新感情,而不是像如今这样闹得妻离子散。

田康林带着记者进屋,举起一把凳子回忆当时的场景,说自己只是举起凳子吓唬儿子,结果儿子还是冲过来要打他,他就打到了儿子的后背上,并没打到儿子的头,更没有流血,儿子后来还打了二十多分钟的电话。

记者很是疑惑,那小毅是如何受伤的呢?记者建议田康林先到医院看望一下儿子,看到病床上儿子伤得如此严重,头上到处都是血,田康林难以置信,突然转身做到外面的椅子上,脸上一直出虚汗,身体僵直,眼神空洞,眼睛慢慢湿润了。

小燕带着记者回家见到了母亲胡金桃,胡金桃见到记者很是委屈,诉说自己遭受的不公,发生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得知儿子被打到脑出血后,胡金桃很是气愤要跟女儿一起去找小三周小君。

在去找周小君的路上,刚好碰到了她,这让胡金桃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上前和她扭打在一起,小燕看到这个让自家支离破碎的女人也上前替母亲出气,记者好不容易分开两人,结果周小君却表示,自己都不认识这两个疯婆娘,结果没想到莫名其妙挨了打。

胡金桃很是气愤,说周小君都到自己家住过,还跟田康林一起打自己,记者问周小君认识她老公吗?周小君说认识,她老公就是个拖水泥,自己照顾过他的生意,不过两人只是认识而已,记者说她老公都承认了,不过周小君却仍然否认说,没有这回事。

这个时候小燕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说因为这野女人,自己的弟弟和母亲落得伤残的地步,结果周小君只是抓住自己发传单的事情一直大做文章,这个时候小燕又说了一件事,说她曾经和父亲一起去接过奶奶,周小君对此不否认,说有这回事,不过是两人合得来而已,这又能说明什么?

虽然周小君一直没承认是田康林的小三,但是从开始所谓只是和田康林只是认识,到照顾他生意,到两人关系很好,也都说明两人关系了,这个时候周小君保证,自己以后不会再和田康林联系了。

那田康林会因为周小君的退出而回归家庭吗?这个时候小燕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称弟弟的病情恶化,小燕立马带着母亲带医院去看弟弟,胡金桃看到病床上的儿子,泪流满面,小毅还一直安慰自己的母亲,说她身边不好,要母亲好好保证身体,希望父母能和好如初,这让胡金桃再也忍受不住,掩面痛哭。

第二天胡金桃告诉记者,昨晚丈夫来医院看望儿子,不过对于自己没有丝毫愧疚之心,还叫嚣要把自己从5楼扔下去,这让小燕很是伤心,她带来了自己的堂弟,当时是堂弟接的小毅,能证明当初是堂哥是被打伤的,不是车上摔下来的。

不过田康林始终不承认自己是打伤了儿子,他觉得当时儿子走的时候好好的,没有出血,不过他并不知道,颅内出血并不会当场出血,而是半个小时内,七窍流血,因此胡金桃认定就是丈夫打伤的儿子。

胡金桃告诉记者,今天是她48岁的生日,嫁给丈夫到2016年,已经整整29年,没想到丈夫今天送给他的礼物是这个,不过回想这29年内的伤心路程,想到一双儿女,她还是强忍伤心,希望这个家能继续下去。

那田康林如今是什么态度呢?田康林表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继续这段婚姻了,记者问他还要儿子吗?田康林说自己准备把车卖了给儿子治病,胡金桃表示他还有几十万,还有两套房,田康林表示,如果她想要这套房子,可以直接拿起。

田康林表示想要去医院看看儿子,病床上的小毅,看到父母一起来看他,他很是开心,气息微弱表示希望一家人能和和美美的,为此记者没忍心田康林的态度,田康林只是默默看着儿子,眼里既有心疼,又有愧疚,不过却没了回头之路。

田康林走到家庭破裂,妻离子散的地步,完全是他一手造成的,为了小三,不顾和他生活近30年的妻子,狠心和小三,打断妻子的腿,又为了维护小三,居然狠心打自己的儿子,打得儿子病危。

儿子小毅,即使被打得生命垂危,仍然希望父亲能回归家庭,一直给父亲田康林机会,但是田康林却一直不肯回头。

对于田康林的做法,你怎么看呢?如果你是小毅,你会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