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姑父为小三与表姑离婚,生意失败后小三跑了,姑父竟带孩子求复婚

发布时间:2022-08-13

姑父为小三与表姑离婚,生意失败后小三跑了,姑父竟带孩子求复婚

表姑离异三年的前夫,带着和小三生的儿子,闹着要跟她复婚;表姑不愿意,他就要和表姑重新分割夫妻财产;还扬言如果他过不好,表姑也别想过安生日子……原来小三变老婆后,表姑父的公司生意却越来越难做,看见越来越穷的前表姑父,整天和他吵架,后来外面有人,甩了前表姑父,连儿子也不要,就卷了表姑父的钱跑了。

我的表姑(陈桂香)和表姑父(徐文强)结婚已经三十多年了,一直认为他们生活得很好。我表姑和表姑父都是学生,当时,学生们非常有价值。两人都被分配了很好的单位,我表姑父年轻时很帅,他身高185厘米,在人群中非常引人注目。和我表姑相比,她看上去很简单,只有155厘米高。她站在表姑父面前,非常娇小。但是我的表姑父对我的表姑很体贴,也很听她的话。

表姑对表姑父也很好,表姑父的母亲很早就不在了,爸爸后来再婚后,后妈对他不好,60年代本来物质就缺乏,表姑父经常饿肚子。表姑的爸爸我的舅姥爷和表姑父的爸爸是同事,两家人住得也挺近,舅姥爷心疼小时候的许文强(表姑父),经常在他被后妈打的时候,把他带回家,后来许文强经常住舅姥爷家了。

舅姥爷只有3个女儿,他和舅姥姥对许文强都很不错,许文强和舅姥爷最小的女儿 陈桂香同年,两个人青梅竹马的长大。当年许文强的爸爸是不让他读书的,想让他早点参加工作赚钱养家,是舅姥爷坚持,还给了他一笔钱,许文强才能上大学的。许文强一直把舅姥爷和舅姥姥当自己的父母一样孝顺,表姑和表姑父工作一年后就结婚了,表姑结婚不久后就怀孕了。表姑的肚子很大,3个月的时候就比别人5个月的肚子还大,去医院一检查,发现是双胞胎,表姑和表姑父都很高兴。

表姑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表姑父让一个女儿跟了表姑的姓,舅姥爷很高兴;表姑生下孩子后,表姑父的后妈是肯定不会来帮她带孩子的。表姑和表姑父结婚的时候,他们家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结婚当天来喝了喜酒;舅姥姥那时身体也不是很好,表姑产假休完又要上班,他们请个保姆和舅姥姥一起照顾孩子。表姑和表姑父都是大学生,两个人在单位都得到了重用,工作几年都已经是单位的中层干部;表姑的发展比表姑父还要好一些,可就在两个人在事业上大展宏图的时候,舅姥姥病倒了。

那时表姑的两个女儿刚上小学一年级,原本是舅姥爷姥姥接送上下学的,烧饭做菜的,舅姥姥一病倒,两个女儿没人照顾。表姑和表姑父两个人平时工作都很忙,有时还要出差,孩子基本都是表姑父母照顾的;夫妻俩商量了一下,表姑决定自己换个轻松一点的岗位,支持表姑父的发展。表姑是那种欲 望不强的女人,也是贤妻良母,她觉得自己回归家庭是应该的,什么也没有2个女儿的成长重要。

表姑换了一个清闲的工作岗位,事情不多,也能顾到家里,2个女儿的生活和学习基本都是表姑负责,表姑父一心忙自己的工作。不过,多余的应酬,表姑父从来不会去,随着表姑父的职位越升越高,表姑和表姑父的感情并没有受影响,表姑父对表姑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表姑的2个女儿也都很有出息,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不错,大女儿考上了北京大学,小女儿差一点,也考上了中南大学,家里的亲戚都去向表姑取经怎么培养孩子。

两个女儿考上大学的时候,表姑父已经是单位的二把手了,当时大家都说,如果他们单位的一把手退下来,表姑父是最有希望升职的人。我们这些亲戚都很羡慕表姑夫妻俩,表姑也经常在我们面前说表姑父对她很好,大家都羡慕她嫁了个好丈夫。表姑父单位的一把手退下来,大家都说表姑父能上去,毕竟他有学历又有资历,可想没到空降了一个人成为一把手,而且那人才41岁,那年表姑父52岁了。

表姑父知道自己失去这次机会,应该没有 机会再升职,有些灰心,工作也没有原来那么积极,新领导把他换到了工会做主 席。工会一般都是养老的部门,这让表姑父有些受不了,精神差了很多,做了一段时间,单位刚好有内退的名额,可以拿一笔钱,提早退休,表姑父选择了拿钱内退。表姑父在单位做了这么多年的领导,自己也是有能力的人,他觉得自己才54岁,不想这么早就在家吃吃喝喝,他还可以创业,做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

表姑虽然不是很赞成表姑父创业,表姑父看着也很听她的话,但她知道表姑父其实挺固执的,决定了地事情很少会有改变,硬着头皮拿出钱,赞成表姑父的创业。表姑父运气挺好,自己也有能力,开的厂的产品销量不错,2年时间就赚了不少钱;大女儿大学毕业后公派出国留学,小女儿大学毕业后回了老家工作。赚到钱以后,趁着房价还不算高,表姑父给2个女儿各买了一套房子,他们自己也买了一套电梯房,方便以后养老。

表姑退休了,表姑父的厂生意也越做越好,越做越大,表姑父原本让让表姑去厂里当办公室主任,可表姑不愿意。她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退休,应该趁着两个女儿都还没有生孩子,先去好好玩一玩,而不是马上工作,不过表姑给表姑父找了一名办公室主任。表姑给表姑父介绍的这位办公室主任,是表姑的一位同事介绍的,女人赵淑巾30多岁,本科学历,因为丈夫出 轨家暴想和丈夫离异,丈夫还不肯,后来选择放弃女儿的抚养权净身出户,才同意分手!

女人以前在单位的公 关部做主管,后来做了全职妈妈才辞职的,表姑同情女人的遭遇,就让她去表姑父的厂里做办公室主任。表姑让女人去厂里还有一个功能,她让女人看牢表姑父,表姑和表姑父同年,但表姑看上去比表姑父老多了,让表姑心里有些不安。母亲曾经问过表姑:“你派个30多岁的女人去,不怕出事情!”“这女人长相一般,而且挺老实的,自己是因为丈夫出 轨受家暴的,很讨厌小三的,所以应该不会去做破坏别人家庭的事。”

看表姑说得这么斩钉截铁,而且表姑父为人一直挺不错,对我们这些亲戚都很客气,母亲也就不说什么了。表姑大女儿留学后,没有回国,而是在当地找了工作,还谈了个华侨男朋友,在国外结了婚;小女儿的丈夫是大学老师,反正两个女儿都挺有出息。大女儿结婚后怀孕,想让母亲去国外陪她待产,大女儿去国外留学后,回国没几次,表姑也十分想念大女儿,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了大女儿的请求。

表姑去国外,女儿生下外孙后,还帮着女儿带了2年多外孙才回来,在国外的3年里,她和表姑父只见了一面,还是表姑父在大女儿生孩子后,去外国看的女儿。两个人虽然不在一起,但基本隔三差五的都会视 频通话,表姑问过给表姑父做办公室主任的那个女人,也说表姑父一切正常。外孙2岁多的时候,表姑回国了,虽然和表姑父几年没见面,但女人的直觉也许很准,她很快发现表姑父不对劲。

表姑问了那女人表姑父有什么不对劲,女人一直说很正常,表姑开始有了怀疑,她跟 踪了表姑父,结果真被她抓了包。可让表姑没想到的是,和表姑父有一腿的居然就是她找的那个办公室主任;她查到表姑父和那个女人从她出国去大女儿哪里,两个人就好上了,女人还给表姑父生了个儿子,表姑气坏了!表姑被保护得太好,虽然也是老牌大学生,但也就是一个普通女人,别说她那时应该跟她丈夫玩点宫心计,她性子直憋不住话,更不会耍手腕。

开始表姑父应该是不想离婚的,但他想把在外面的儿子接回来让表姑抚养,表姑怎么可能受这个气,她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都上演过。表姑的两个女儿都不想让父母一把年纪离 婚,都插手干预了,可没用,表姑的姐姐们也出面管教,也没用。刚开始是表姑想离婚,后来闹过以后,她不想女儿们难堪,想就这样拖着好了,没想到表姑父要和她离 婚了。

表姑父还告诉表姑:“淑巾比你好多了,人家很尊重我,也很崇拜我,从来不会对我骂骂咧咧,哪像你一不高兴就骂人。她那才是我的真爱!”表姑听到表姑父这么说,是真 正死心,知道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但还是硬着嘴说:“既然你找到了真爱,那你就去吧,但是我不会跟你离 婚,我拖死你们!”2个女儿和表姑父感情也很好,但现在是表姑父负了表姑,还是帮着表姑的。

大女儿觉得自己挺对不起母亲的,如果不是母亲来国外帮自己带孩子,也许不会被人乘虚而入,父母的感情也不会出现问题。大女儿给表姑建议,以守为攻,逼着表姑父只能拿500000元,才同意离 婚,要么不离,一直拖下去。表姑父那时大概被表姑闹怕了,也许是急于跟真爱和儿子在一起,就选择了快刀斩乱麻,拿了500000元走人,从此杳无音信。我母亲和表姑的小女儿,陪着表姑熬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表姑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重新规划了自己的晚年生活。

可这时,表姑父带着他儿子回来了,他回到他原来的家,表姑看到他领着他儿子落魄撂倒地站在门口,当时就黑了脸,直接把他们爷俩和行李箱推离了家门口。表姑父从小就和表姑认识,两个人结婚也30多年,知道表姑是个心软之人,想求着表姑原谅他。可表姑没有同情他,也没有原谅他,而是攒足了劲推开了他,关上了大门。这让表姑父有点尴尬,只能站在家门口拨通了小女儿的电话,他想让小女儿来劝劝表姑;小女儿女婿是来了,不是来劝和的,而是让他离开的。

表姑父这次回来是想跟表姑复婚,当年他带着500000元,带着那个女人和儿子离开了老家,去了外地生活,他也开了原来的厂,但在外地没有在本地好做。刚开始还可以,可随着大环境的不好,他的生意越来越难做,赵淑巾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后来和人开始勾勾搭搭,踢开了他,儿子也不要,和他离了婚,走时还顺走了他余下的钱。当年离 婚时,他急于脱身,在财产分割上明明不公平也没计较,现在他除了一份退休工资,没有其他收入,儿子快要上学,他名下没有房子,上学都是问题。

所以他想和表姑复婚,让表姑和他一起抚养他的儿子,可他看着表姑一副不愿意原谅他的样子,就想重新要回原本属于他的财产,尤其是房子。当时他们夫妻名下有三套房,一套电梯房,还有一套单位的房改房,还有一套贷 款没还清用来出租的公 寓。他想要回当年的房改房,这样他可以不用租房子,有个地方可以租,儿子也可以有书读,他现在的退休工资既要租房,又要供儿子上学,自己身体还不是很好,有些困难。

他把自己的意思跟小女儿说了,让她传话给表姑,也希望女儿劝劝表姑,能和他复婚,他对小女儿说:“虽然我对不起你母亲,但是没有对不起你和你姐姐,我赚了钱,给你和你姐姐都买了房子!”小女儿并没多说什么,但把他和他的儿子带到酒店开了房间安置他们,也没说什么转身和女婿就走了。小女儿对爸爸还是有感情的,她也想父母还能复婚,但她觉得又不好意思和母亲说这些,只能对母亲说:“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们的爸爸,我们也有赡养他的义务。”

“在财产分割的那些年里,爸爸遭受了损失,但这也是他的错,因为爸爸是错误的一方,但妈妈不能责怪爸爸。”“如果你几年没有出国,你就不会被剥削,而那个人就是你找来的。”“你为什么不把套房给爸爸,这样他就有一套公寓,不会打扰你?”我表姑想了很久,说:“告诉你父亲,我可以把房子借给他,但他必须记住,房子是借来的,而且还是我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