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娶了上位小三后,我后悔到想死

发布时间:2022-08-15

01

阿全跟明凤是同一家超市的员工,因工作的原因,两人常常待在一块,时间长了,明凤便对阿全有了心动的感觉,但因为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想法如何,只好一直将这份爱恋藏在心里,没有告白。

直到有回,身为家中长子的阿全被父母逼着去相亲,回来后,他中午与明凤吃饭时聊起了这事,明凤意识到若是自己再不告白,他就要被迫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所以她停下了吃饭,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他问:“你觉得我怎样?”

阿全当时愣住了,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但其实他一直以来也很欣赏她,还知道她是个孤儿,无父无母的,算是知根知底了,便笑着应她:“我觉得你挺合适。”

两人谈了一段时间后,阿全带着明凤回去见父母,他的父母对乖巧温婉的明凤甚是满意,特别是知道她是孤儿后,对她更是多了几分怜惜,不久后两人就在阿全父母和亲戚朋友的祝福下领证结婚了。

02

婚后,明凤跟阿全因为手头紧,但又想攒钱在城里买房,就决定分开住在员工宿舍里头,若是想彼此了,就到附近的小旅馆里温存一天。

再后来,两人手头宽裕了一些,便从员工宿舍搬了出来,在超市附近租了个楼顶房,地方小,到了夏天还特别闷热,但房租只要500块,他们还是觉得挺值的。

而明凤为了省钱,已经有2年没买过一件新衣服了,有回跟阿全到楼下逛街,路过一家衣服店时,她眼巴巴地盯着橱窗的那条连衣裙看了好久,最后还是被上面标记的88块零售价劝退了。

阿全当时瞧着她那依依不舍的表情,心里觉得难受不已,但心里也明白,她这么省,全都是为了他俩能早日在这座城市里买房扎根,所以他去找了份送外卖的兼职,每日从超市下班后就去送外卖,风雨无阻。

这种日子虽然很辛苦,但为了给明凤一个踏实的家,他还是咬着牙坚持下去了。

03

眼看着一切都在朝更好的方向发展着,可后来有日,明凤和阿全的出租屋里进来了个老头。

老头敲开门,说是来找明凤的,阿全站在门边上回头困惑地看着明凤,她当时正围着围裙在拖地,抬头看到老头的那刻,脸瞬间垮掉,还特别生气地让老头离开,说自己不认识他,让阿全将他赶走。

阿全见她情绪这么激动,也只好委婉地将欲言又止的老头送出家门外,后面瞧着老头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加上还拄着拐杖,便好心地将他送到了楼下。

但到了楼下以后,老头却拉住他问:“你是阿凤的老公?”

他点点头说是,然后也有点好奇地询问老头的身份。

老头叹了口气,拄着拐杖坐到一旁的石椅上,还招呼他一起坐过去。他坐下来以后,老头才向他坦言说自己是明凤的亲生父亲。

他当时傻眼了,下意识脱口而出一句:“老伯,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明凤明明是个孤儿,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更是在她12岁那年因病重没钱医治人没了的,这突然冒出来个老头跟他说是明凤早就去世了的父亲,他哪能相信?

04

然而,老头摇摇头,语气坚定地告诉阿全:“我的确是阿凤的亲生父亲,只是在她5岁那年,我做了对不起她娘俩的事,当时我真的是被鬼迷了心窍,才会做出跟她妈离婚娶了别的女人这种事来。这些年来,我也想过要弥补阿凤,可她恨我,不愿意接受。唉,现在我自己年纪大了,也患了病,那个女人不愿意照顾我,嫌我老,每日背着我在外面跟别的男人私会,我也没法跟她闹,说来,这都是我的报应。”

“我现在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总觉得很孤独,我很想阿凤,是真心想弥补她,所以多方打听才找到你们的住处来,可没想到她再见我还是这样激动,唉!”

说到最后,老头泪眼婆娑地抓住 阿全的手,恳求着:“你帮我劝劝她,只要你帮我说服她认回我这个爸爸,我愿意把我名下的房子和全部积蓄都给她,再另外给你5万块。”

坦白说,阿全听完了他这番话心里觉得有点难受,就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只说自己会试试,并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便回了家。

05

回到家中,阿全向明凤说了老头与自己说的那番话,并询问她是不是真的。

明凤知道自己瞒不下去了,便向他坦白了。

老头的确是明凤的亲生父亲,但他在明凤5岁那年出轨了,出轨后更是为了那个小三逼着明凤她妈和他离婚,离婚时一毛钱都没给她们母女俩。

明凤她妈傻,不会争,带着明凤住在破旧的小屋子里,每日早出晚归的做苦力,为了能让明凤吃上一口饭,她从不敢休息,就一直熬着扛着,硬生生把自己熬出病来,最后变成了肺痨。

当时才12岁的明凤,一个人坐着车到爸爸和继母的家里,去求他给自己钱拿回去给妈妈治病,可她的继母不但将她拒之门外,还让她滚远点。

而当时,她爸就站在一旁,冷漠地瞧着,始终没理她。

要不到钱的明凤只能回到妈妈的身边,守着生命垂危的妈妈,最后眼睁睁看着妈妈痛苦地死在自己怀里。

从那以后,她便恨死了她爸,发誓这辈子绝不再认他,要跟他断绝关系。

她的这些遭遇令阿全感到心疼,也理解了她对老头的态度,便没了帮老头说服她的念头。

06

只是这事过后不久,明凤就怀孕了,但孕酮低,医生建议她多休息,不能太过劳累,还得注意补充营养。

可为了维持生计,明凤不愿意辞职在家保胎,每日依然照常上下班,看着她这辛苦的模样,阿全只能责怪自己没本事,才会让她跟着自己吃苦。

但更让他脑壳疼的是,他爸病了,老家的医疗水平有限,他妈就想让他把他爸接到城的医院来,但他爸妈到城里来治病的话,平时也需要地方住,而他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根本挪不出地来。

懊恼之际,他想起了明凤她爸的房子跟财产。

虽然当初她爸做的事的确很过分,可这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现如今,她爸也算是得到了教训,若是明凤愿意放下过去那些怨恨与她爸相认的话,那他们就可以住大房子和得到一笔不菲的财产。

届时,他爸妈到城里来治病就有了落脚的地方,治病的钱也有了,明凤也不需要为了省钱而委屈自己,可以毫无顾虑地辞职在家里安心养胎。

有了这样的念头后,阿全便在周末时主动做了一桌子明凤爱吃的菜,还给她送了一支玫瑰花,趁她为这个惊喜而感到开心不已时,才向她说了希望她与她亲生父亲相认的想法。

可他话刚说出口,明凤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她觉得他变了,甚至觉得他是见钱眼开,才会对她无事献殷勤,讨好她。

她生气地将手里的玫瑰塞回到他手里,语气坚定地说:“咱爸有病要到城里来治,我们就省点,给他们在租个房子,总之,我就算饿死,也绝不会认回他的!”

“老婆,你先别这么激动,你听我说……”阿全还想解释,可明凤根本不愿意听他的,甚至气得将他赶出门外,并冷落了他很长一段时间。

07

在这段时间里,阿全接到了明凤她爸的电话。

在电话里,她爸语气虚弱地告诉他自己又住院了,近来身体也越来越差,希望他能早日带明凤到医院来与自己相认。

她爸甚至说,若是最后明凤始终不愿意与自己相认,那自己的房子和所有遗产就都要留给她的继母了。

阿全听了这样的话,急了。

他不愿意看着唾手可得的房子和财产落入他人之手,便决定当一回坏人,使计将明凤骗到医院去。

他先是诚恳向明凤认了错,再对她说他爸妈已经到了城里的医院治疗,希望她能陪自己到医院看看。

对他的说辞,明凤并没有怀疑,而是做好补汤陪他一块赶到医院去。

可当到了医院病房,她看到的是自己亲生父亲时,顿时就傻眼了。

失望,痛恨,愤怒的情绪全都涌了上来,即使她爸虚弱地想要从病床上爬起来喊住她,她还是头也不回地摔门走了出去。

08

阿全先是回头向明凤她爸说声抱歉,转而才着急地追了出去,最后在医院门口拉住了正在打车的明凤。

可明凤恨他欺骗自己,恨他为了钱出卖她,硬是用力甩掉他的手,当着路人的面质问他为何要这样对她?还头也不回地坐车走了,只留下他一个人落寞地站在原地。

阿全也觉得很无奈,他做这么多,不过是希望自己父母的病能得到更好的治疗,而他们的孩子出生以后也能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这都是为了他们一家人能生活得更好啊。

这样,难道错了吗?

眼看着明凤她爸的病一天比一天重,而明凤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阿全想不明白,明凤为何就不能放低过去的仇恨,认回她爸,让他们一家的生活过得更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