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回顾 一多情女子与情人约会时遭2名小偷截胡,情夫因一句话被反杀

发布时间:2022-08-16

2015年8月16日,这是一年之中最为炎热的时间,家住山东聊城某农村的唐某却还是辛苦来到田地中劳作,毕竟庄稼人全靠地里的庄稼吃饭,但凡没伺候好这些农作物,很可能年底将颗粒无收。

正常来说一个农村家庭应当是夫妻双方一起下地劳作,但偏偏王家只有他一个人负责这些,毕竟他的妻子栾某向来不喜欢弄得一身泥,也对他赚不到大钱颇有微词,为了家庭和睦,唐某心想自己累点也就累点吧。

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努力劳动的时候,他的妻子栾某却在家里跟情人王某亲热无比。

栾某向来瞧不起自己的丈夫,认为他要钱没有钱,要本事也没有本事,别人家的丈夫都知道去城里打工赚大钱,就只有他天天还靠着那一亩三分地生活。但栾某自己本身其实也没什么能耐,让她离婚再找一位,说不定还找不到唐某这样的,因此日子只能将就着过下去。

时间一久栾某难免生出些别的想法,比如说经常来家中给自己献殷勤的王某就可以尝试着相处一下。当然这里说的相处并不是指栾某要再嫁给王某,而是出轨。

没错,栾某一方面嫌弃唐某,一方面享受着唐某的付出,另一方面还趁着唐某外出工作将情人带回家,这样的行为但凡知情人都会对她很是鄙夷,这其中甚至包括了两名强盗,魏某跟吕某。

魏某与吕某生活在附近的梁水镇,其中魏某在未成年的时候就因为盗窃受过惩罚,长大后他并没有改过自新,而是结识了另外一位狐朋狗友吕某,二人在梁水镇以及附近村落实施各种盗窃行为,从电瓶车甚至是狗什么都偷,已经作案了十余起。

二人无意之间得知了王某跟栾某之间的婚外情,对他们的行为很是不齿,他们认为自己虽然是盗贼,但也不至于干这种败坏伦理道德之事。出于对王某以及栾某的不满,当然也包括对身材姣好的栾某的垂涎,在8月16日这天,他们打算好好惩戒一番这对男女。

在确定王某已经去到栾某家后,魏某与吕某先是悄悄来到王某家中,将他家洗劫一空,随后又去到栾某家门口,附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当听到王某与栾某之间的调笑声后,魏某不禁骂了一句:“不要脸”,然后直接踹开了栾某家门。

屋内的栾某与王某正亲热着,被突如其来的踹门声吓了一跳,一开始栾某还以为是丈夫唐某回来了,心中一阵发虚,但当他们看到闯进来的是两位陌生男子后,直觉告诉栾某与王某,这二人似乎比唐某更加可怕。

果不其然,魏某与吕某一看到正在亲热的栾某跟王某,立刻就是一顿谩骂,王某能够干得出偷情这种事,又怎么可能是好脾气的?一开始他看两人来者不善,内心有些发虚,但随着二人越骂越难听,王某直接对骂了起来,甚至在魏某与吕某动手时毫不退让与他们扭打在了一起。

魏某跟吕某毕竟是两位年轻力壮的男子,王某这边却只有他一个战斗力,另一位出轨当事人栾某早就被吓得只会在一旁尖叫了。二打一的情况下王某根本不是魏某跟吕某的对手,很快就被二人打倒在地。

看到王某倒地后魏某跟吕某并没有放过他,而是继续殴打,其中甚至还包括用木棒往王某的脆弱部位一直猛殴,很快王某便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个时候的魏某跟吕某其实已经处于一种极度兴奋状态,也就是俗称的“上头”,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王某已经被他们打死了,而是觉得终于解决了这个麻烦。

随后二人看着花容失色的栾某,直接将她拖到了房间中,对她实施了侵犯行为。

当魏某跟吕某伤害完栾某后,他们甚至还对栾某好一通威胁,告诉她如果报警,就会将她跟王某的“好事”宣扬的人尽皆知,随后扬长而去。

栾某一开始真的被二人吓住了,没打算报警,而是想要私了;但等她踉踉跄跄跑到屋外,想要看看王某的情况时,却发现王某已经脸色发白停止了呼吸。

王某都被打死了,自己怎么可能隐藏得住这件事?慌乱的栾某还是拨打了报警电话。

在接到报警后警方迅速调取了案发前后栾某家附近的监控,发现在案发时间左右,曾有一辆从来没见过的白色面包车来到了栾某家附近。循着面包车这条线索,警方很快就找到了车主魏某,并发现了他有过案底这件事,这让警方更加确定犯罪之人很可能就是魏某。

果不其然当魏某与吕某相继落网后,他们都很干脆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罪、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是指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魏某跟吕某虽然杀死了王某,但他们其实并没有主观上致王某于死地的目的,他们只是想要“教训”王某一顿,甚至在离开时都不知道王某已经死亡,因此不属于故意杀人罪,而是故意伤害致死罪。

此外他们还洗劫了王某的家,是入室盗窃,在之前还犯下了多起盗窃罪,属于情节严重的盗窃罪;再加上二人还存在对栾某的侵害行为,触犯了QJ罪,并且还是QJ罪中行为非常严重的LJ罪。三罪并罚之下二人起码是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但更有可能的却是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相信栾某可能不会再为了一时寂寞做出偷情的行为,果真是“自古奸情出人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