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妻子与情人私会被抓, 丈夫不忍放手, 拦停情人车辆后, 被碾压身亡

发布时间:2022-08-16

妻子出轨宝马男,丈夫撞见二人私会后拦停车辆欲叫妻子下车。谁知宝马男却不顾抓着车辆的丈夫急速启动,导致丈夫被碾压致死。历经一审、二审,赔偿了100多万,判了十一年。

案件背景

濮某与静静本是一对夫妻,一起经营着一家面馆,生意也还不错。做快递生意的黄某因经常光顾面馆,慢慢地就和静静越来越熟,并相互添加了微信好友,也时常打电话聊些生意上的事。濮某觉得毕竟是开门做生意嘛,多些朋友也是好的,倒也没在意。

可时间一长,就不对劲了。黄某虽已有家室,但对静静却情有独钟。而静静面对这个事业有成,隔三差五就开着宝马车来吃面的黄某,也颇为爱慕。很快二人便发展成了情人关系。

毕竟纸包不住火,二人的不正当关系,也逐渐引起了濮某的怀疑。

面对濮某的再三追问,静静始终矢口否认。后来濮某逼得急了,静静竟然谎称,和黄某有不正当关系的小王(静静的朋友),黄某常来找自己,是为了多了解了解小王的事。

濮某自然是不信,便约上了自己的姐夫,以及黄某、小王还有静静当面对质。但黄某和静静均矢口否认二人存在不正当关系,并保证以后不再联络。

而在场的小王对静静的谎言也是支支吾吾地不置可否。这一关算是蒙混过去了。(但众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濮某自然也无法确信静静和黄某之间是清白的,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和静静之间经常争吵。濮某想到了在家中安装窃听器。

某日,濮某向静静播放了一段录音,大概内容是静静在电话中嘱咐黄某让其照顾好生意,多注意身体之类的,言语之间甚至暧昧。

而听到这段录音的静静,非但没有觉得被丈夫抓住了证据而羞耻,反而是恼火丈夫竟然监听自己的通话,一气之下便要离家出走,自己去租的房子住(经营面馆时为了方便,在其附近也租了一间房子,以便生意忙的时候就近休息)。这也让濮某感到措手不及。

(这下可好,静静可以肆无忌惮地和黄某联络了)

静静果然和黄某打了电话,告诉了黄某,丈夫濮某竟然监听自己,还说自己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

此时在外地出差的黄某得知此事后,当即驾驶着自己的宝马740赶了回来。当晚23时许,与静静碰面后便一同前往酒店开房。

而家中的濮某见静静走了以后,既担心其发生危险,又怀疑其与黄某私会,便多次打电话联系静静和黄某。可静静压根就不接电话,而黄某也谎称没有和静静在一起。

因黄某在外确有生意要办,陪静静待了一会之后,就准备驾车离开,并顺便送静静回租房的住处。快到目的地的途中,静静发现濮某的车辆停在路边。

原来濮某因为担心妻子的去向,打电话也接不通,去租房也找不到静静的身影,心想肯定又是和黄某私会了。于是就在租房附近等候。

当见到静静坐在黄某的车辆驶来时,濮某便突然冲上来,追着车辆边跑边拍打着副驾驶室的玻璃和车身,想让静静下车。见静静压根不理自己,就又爬上引擎盖拉起雨刮器。

黄某此时便一脚刹车,停了下来。濮某便从驾驶室一侧爬下来,情绪激动地拉拽车把手、掰后视镜、拍打车窗,打算让黄某开门!

黄某和静静坐在车里,谁也没说话。黄某见濮某情绪越来越暴躁,便猛踩油门启动,由于车的性能好,启动又快,车辆一下子就窜出去了。

而仍在拉拽门把手的濮某,来跑带拽地跟行了十余米后跌倒在地。头部不幸被车轮碾压后,又撞到了马路沿上。

黄某因感觉到车轮可能压到了濮某后赶紧刹车,因驾驶室的车门无法打开,黄某和静静二人就从副驾驶室下了车,发现濮某躺在路边,头部流血不止。

黄某见此情形向交警报了警,又让在场的围观群众拨打了120。救护车到现场后,将濮某送往了医院,黄某则在现场等候交警处理。

濮某在急救医生赶到现场时即已死亡。经鉴定,濮某系头面部遭受巨大钝性外力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而黄某则被到场的交警以涉嫌犯交通肇事罪被立案侦查,次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公诉机关经审查后,以黄某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法院提起了公诉。

审理过程

案件在一审过程中,被告人黄某辩称其驾车加速时,并不明知被害人濮某在车驾驶室外拉拽车门把手等,本身也无加害濮某的故意,其行为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黄某的辩护人也提出:

黄某没有杀人的故意,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性。理由为:

1.黄某驾车驶离时,未预见到濮某处于跟车跑的危险状态,故无法认识到其行为可能会对濮某造成生命危险,缺乏故意犯罪的认识因素。

2、黄某没有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的态度,也不符合间接故意杀人的意志因素特征。

3、黄某属于疏忽大意的过失,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4、同时提出,黄某系自首,且积极赔偿并获得了被害人亲属的谅解,请求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对黄某从轻判处。

由此,对黄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就成了审理的关键。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

结合案发时的监控视频,以及证人证言、鉴定意见及黄某的供述等证据可以证实:

1、黄某对濮某正在拉拽其车辆驾驶室一侧的门把手等处是明知的,而且加速驶离时会导致濮某发生被车拖行倒地的危险,对危害结果是具备认知和预见。

2、黄某因与濮某妻子的不正当关系,在被濮某拦停车辆后,为了摆脱濮某,恐直接冲突对己不利,因此不顾濮某可能发生伤亡的危险状况,仍猛踩油门瞬间加速,具有放任的主观故意。

3、黄某事后虽有积极救助的行为,但不能据此得出其加速驶离车辆时,对濮某的死亡结果持排斥或抗拒的心态,无法否定其放任的心态。

因此一审法院认定黄某属于间接故意的故意杀人罪。

对于黄某构成自首的辩护意见,一审法院并未采信。因为构成自首的条件,除了具有主动投案的情形外,还需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才可。

但黄某虽有投案行为,但在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对案发时的主观心理状态又翻供不认,当庭翻供,因此不属于如实供述罪行,故依法不能认定自首。

同时黄某对于本案的发生过错在先,在明知静静与被害人濮某系夫妻关系,仍与静静保持不正当关系,并造成濮某死亡的结果,理应从严惩处。

但不得不说积极赔偿、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的情节,对于量刑的重要作用。

案发后,被告人黄某的亲属(妻子),积极与被害人濮某的亲属协商赔偿事宜,并达成了赔偿协议,共计赔偿了158万元,濮某的父母,以及妻子静静,均对黄某的行为表示谅解并请求轻判。

最终一审法院认定黄某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黄某不服,提起上诉

对于一审的判决结果,黄某认为定性有误,提起了上诉,并认为:

在将车驶离时,自己并没有去看被害人是否还拉着车门把手。只是听到了声音,感觉到濮某在敲打车窗、拉车门把手、掰反光镜。

在其启动车辆加速时,并不明知濮某在拉拽车门把手,因此对于濮某可能发生的死亡结果是没有预见的可能性的。

而且在感觉到可能撞到人后便立即停车,积极报警抢救,没有杀人的意图。黄某要求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性。

而黄某的辩护人另外提出,黄某在一审法庭上没有翻供不认主要的案件事实,其否认的是当被害人站在驾驶室一侧时,其没有看见被害人的动作。但这并非本案的主要犯罪事实,故要求二审改判黄某过失致人死亡罪,且认定其构成自首。

对于黄某的上诉理由,再次将过失致人死亡罪还是间接故意的故意杀人,归为了审理焦点。

因为无论是过失的心态,还是放任的心态,都属于行为人的主观意识活动,而主观意识的认定,不能仅听从行为人的供述(几乎都是往轻了说),还要结合具体的行为表现及案发结果的细节来综合判断。(自然也少不了推定的因素)

黄某投案后,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中称,明知濮某站在了驾驶室旁,并很用力、很快地拉拽驾驶室一侧的门把手、后视镜等处,此时的黄某便很用力的踩一脚油门,快速冲了出去。

黄某的上述供述内容,与证人证言、车门把手被损坏,监控录像显示濮某双手拉着车门以及跟跑的距离,以及在汽车突然启动后,到濮某被甩出的2秒钟时间间隔来看,均是相符的。

可以假设,如果黄某踩油门时,濮某没有拉住车门把手,等汽车突然启动时濮某再去拉车门把手的话,根据车速和倒地时间,根本无法实现。

因此,黄某在法庭上否认明知冲出来拦停车辆的男子是濮某,否认加速驶离时明知濮某在驾驶室一侧拉拽车门,否认当时可预见到濮某会有伤亡的危险,与案件事实明显不符。

而关于黄某翻供否认的事实,正是足以认定其主观状态的关键事实,黄某在加速驶离车辆时,是否明知濮某在车侧拉拽车门把手,属于黄某对濮某危险状态的认知情况,将直接影响到对黄某主观状态的认定,属于本案的主要犯罪事实。

而黄某在审理时,对该主要犯罪事实予以翻供,直接影响到案件事实的认定及行为的定性,不属于如实供述罪行,故其行为不符合自首的认定条件。

但二审法院同时认为,结合案发时的情形来看,濮某可能发生的危害结果既可能是死亡,也可能仅是非死亡状态的人身损害。黄某对可能发生的危害结果,虽持有放任的态度,但不可仅以濮某的死亡结果,便认定其主观上就是放任濮某死亡的心态。

在没有充足证据证明仅有唯一的犯罪行为时,按照证据利益归由被告的原则,认定黄某构成间接故意的故意伤害罪更为妥当。

因此二审法院对一审法院的行为定性予以了纠正,认为黄某构成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案例来源: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结语

本案在对黄某行为的定性是个争议较大的环节。从最初立案时的交通肇事罪,再到侦查阶段的故意伤害罪,再到公诉机关及一审判决认定的故意杀人罪,黄某即辩护人认为的过失致人死亡罪,以及最后在二审终审判决中又改判为故意伤害罪,可谓是一波三折。

而关键就在于如何认定黄某的主观状态。是疏忽大意的过失、放任其死亡的间接故意、还是放任其伤害结果的发生?

仅从供述上,是很难做出认定的。最终二审法院在其供述的基础上,结合相关证据,认定黄某系间接故意。

同时也是本着“疑罪从无”、“证据利益归被告享有”等刑法原则,认定黄某构成故意伤害罪。

抛开法律从另一个角度看,濮某的行为是可悲可叹的。

既然妻子决意要走,追是追不回来的,反而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而这个静静又如何狠心。有句话说“即使不爱了,也不要伤害”,静静既然已经移情别恋了,那就快刀斩乱麻,又何必偷偷摸摸,矢口否认,还编造个小王的谎言。

不知静静看到丈夫在车外敲打着门窗,被车拖行又倒地被碾压,会是何种感受?还会和这个黄某继续相处吗?

对此,您有什么看法或观点,欢迎留言讨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