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广州婚姻调查公司

广州市

银行女领导包养男职员,合谋贪污400余万元,为灭口杀害情人下属

发布时间:2022-08-20

最近,中金公司一名交易员的妻子高调炫富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每月8万多的高收入,让普通打工族感到既刺眼、又虐心。

像金融和银行等职业,在外人看来一直都是光鲜亮丽又收入可观。

但如果不能控制个人私欲,反而会充满巨大的风险。

轻则查办处分,重则判刑坐牢,甚至有人为此丢掉性命。

1996年,在南阳市工商银行工业路办事处,有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儿叫李永红,就犯了贪财好色的大忌,白白断送了大好人生。

他先是傍上了办事处副主任刘佳丽,和这个离异少妇玩起了“姐弟恋”。

后来,又加上一个臭味相投的男人袁建伟,三个人在一起胡搞,贪污了银行400余万巨款。

等到事情将要败露,立刻反目成仇,李永红最后落得个被杀埋尸的凄惨结果。

那么李永红是怎样一步步陷入深渊?刘佳丽最终的结果又是如何?

初出茅庐,沦陷温柔乡

李永红从小家境不好,俗话说穷养儿富养女,那段艰苦的日子,给了李永红踏实勤恳的底色。

后来参军入伍,部队里的锻炼也使他变得成熟稳重、英气十足。

复员之后,加上李永红个人的努力,他获得了到银行工作的机会。

这样一来,不仅自己有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也能更好地补贴家里,改善一直以来窘迫的生活。

亲友们都为他感到高兴,前途似乎一片光明,谁曾想一个致命的诱惑正向他袭来。

李永红入职时,就留意到办事处副主任刘佳丽。

第一次见面时,这个面容姣好的女人一双媚眼如丝,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新员工,全然不顾小伙子已经脸色微红。

李永红常听同事们背后议论刘佳丽,说这个女人不简单,经历十分曲折。

离过婚,前夫犯罪被抓,现在和单位一个司机走得比较近。

刚入职场的李永红,一开始也只是当八卦听听,毕竟自己就是来好好上班、多多挣钱的,这些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有了银行的工作,给他介绍对象的人也就多了起来。

但女孩子们得知他家境十分普通,又纷纷给他送上“好人卡”,一段恋爱也没谈成。

而且李永红在单位也没有什么朋友,或许是他过于节俭,很难融入到这个群体当中。

正当他苦闷之际,副主任刘佳丽对他表现出不一样的关心。

每天工作时,总是有意无意地走到他跟前,试探地和他闲聊几句。

慢慢地熟络了,就耐心地听他发发牢骚。

刘佳丽像一个知心大姐一样,不仅嘘寒问暖,还经常豪爽地帮他解决困难。

看到他经常穿同一件旧衣服来上班,就硬拉着她到商场转了一大圈,从头到脚添置了一身新行头。

到了周末,经常约他去饭店改善生活。

一次李永红过生日,刘佳丽还花了好多钱,买了一块名表送给他。

一开始,李永红也是推辞,不愿接受这份过度的热情。

但耐不住刘佳丽以领导身份来压他,想着不好太驳人家的面子,慢慢竟也习惯成自然。

一次两个人喝了点酒,刘佳丽就借着几分醉意,靠在他肩头,诉说起自己的感情经历。

原来,刘佳丽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

当时的她也还是银行的小职员,丈夫对她也还算可以,日子过得平淡却也安稳。

可谁知结婚没几年,那家伙竟犯了涉黄的事,锒铛入狱。

从此她变成了罪犯家属,这两年没少遭人背后指指点点。

当她的日子过得抬不起头,一个人苦苦支撑没有希望的时候,单位里的司机大哥向她伸出援手,帮她度过了那段难熬的时光。

刘佳丽边诉说边抹眼泪,引起李永红的同情。

小伙子没有意识到,他正在滑落到这个女人编织的情网中。

刘佳丽又讲前夫出狱后,偶然撞见她和司机在一起,愤而离婚,还闹得司机也与妻子离婚,后来她和司机就走到了一起。

李永红听到这感觉有些尴尬,但刘佳丽一改平日领导姿态,小鸟依人靠在他怀里,嗔怪地问他:

难道你觉得我对你说的是假的吗?还是我图你什么?

很快李永红脑子就混乱了,被感激、同情、欲望几种复杂的情绪纠缠着,当晚两个人就突破了男女之间最后的界限。

他们开始同居,开始了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关系。

更离谱的是,刘佳丽不久后遇到了旧相识袁建伟。

袁建伟是当年学校里曾为她打架受伤缝针的“楞后生”,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刘佳丽念念不忘。

重逢勾起“往日情”,刘佳丽的情人又多了一个。

畸形虐爱,步入深渊

李永红好好的一个刚入职场的年轻人,就这样陷入一段畸形的三角关系,一步步跌进黑暗无底的欲望深渊。

血气方刚的他,其实只是从刘佳丽那里寻求感情和生理上的慰藉,而刘佳丽,却有更大的野心。

她早就观察到,李永红的岗位每天接触大量现金。

身为副主任的刘佳丽,更加知道制度上有哪些空子可钻,不过她并不着急,准备放长线钓大鱼。

一开始,她和李永红哭穷,说两个人最近花销大,而李永红的工资都交给了家里,也没办法支援她。

刘佳丽就告诉李永红,咱们可以先从银行的钱里挪用一点,等过后再慢慢补回去,自己来打掩护,不会有人发现。

李永红就壮着胆盗用了几千元,没想到刘佳丽没几天就花光了。

因为她要同时给两个情人花钱,还要自己享受,这点钱哪能够。

心惊胆战的李永红,说什么也不敢再贪污,但刘佳丽的态度马上180度大转弯。

“你既然已经挪用了银行的钱,花钱的也有你,短期内你能补齐吗?”

“我不替你压着,恐怕你早就被开除了!”

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

就这样,李永红只能在刘佳丽的引诱、逼迫下,一次次在流动的资金中取出新钱。

挪用的数额越来越大,也就越无法收手。

花惯了白来的钱,习惯了和刘佳丽混乱奢侈的生活,李永红整个人也彻底变了。

既然脱不开干系,也没人发现,那就胆子大点,痛快一天是一天。

资金的亏空像从山顶往下滚雪球一样,数额越来越巨大,经过三年左右,竟达到了400万之多。

在90年代,普通职工工资高点的也就百十块,北上广房价也不过几千元。

能成为万元户,都会是十里八乡的传奇。

400万是什么概念?!购买力放到现在应该能翻二三十倍,也就是数千万乃至上亿!

很难想象刘佳丽一伙人是怎么挥霍这笔巨款的,光靠吃喝玩乐三年真花不完。

那个年代,那个小城市也没有那么多消费场所和奢侈品。

警察后来调查时,发现刘佳丽给袁建伟买过一辆富康轿车,他们还到处瞎投资,妄想用钱生钱。

结果天不遂人愿,赔了个精光,还得拿更多的钱出来填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1996年南阳市工商银行开始深入各网点查账,规范资金运作管理。

刘佳丽这个硕鼠掏的“洞”,很快就要现形了。

惨遭毒手,人财两空

到了1996年7月份,工行查账人员一家家网点走,很快来到刘佳丽所在的工业路办事处。

得到这个消息的刘佳丽,就像没事人一样,表现得很淡定。

经过这几年的疯狂,她其实早料到会有这一天,而她也早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李永红率先沉不住气了。

“姐,咋办呀,上边就要来查账啦!”

“没事永红,你先稳住,啥事不都有姐顶着呢!”

刘佳丽故作镇定,真实的想法却恰恰相反——李永红这个人贪小利,这事就设法引到他身上!

7月18日,上级进驻查账,很快发现账务不符的问题。

仔细核算下来,单现金库就亏空300万,再加上其它款项的异常,竟有410万。

查账人员意识到问题十分严重,于是立马选择报警。

而此时,刘佳丽正背着李永红和袁建伟密谋,准备从赃款中拿出20万交给李永红。

让他拿着抓紧跑路,然后把所有问题都推到他身上。

剩下的钱藏在袁建伟这,等风声过了二人再逍遥快活。

但在巨大的压力下,他们以为的“兔子”,也变得狡猾没有上当。

李永红似乎识破了他们的意图,说什么也不要钱,也不同意跑路。

但是,李永红没发觉,当他拒绝时,刘佳丽的脸色变得阴郁不堪、眼神变得狠毒冰冷。

另一边,专案组经过反复排查分析,很快把嫌疑人范围缩小到银行内部人员。

刘佳丽作为副主任,自然也要接受问询。

面对调查人员,她表现得很轻松。

“具体资金的调动我日常不管,这块儿有专门的人负责”

“具体谁负责?”

“日常都是一个叫李永红的小伙子。”

再问其它细节,刘佳丽也是一律搪塞过去。

接下来,当专案组要找李永红时,却发现他凭空消失了。

办案人员根据经验和种种迹象判断,这个李永红以及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刘佳丽,有很大的贪污作案嫌疑。

通过周边调查进一步了解到,刘李二人关系十分暧昧。

再深挖,又发现刘佳丽还有一个情人叫袁建伟。

一时找不到李永红,专案组就从袁建伟这寻求突破,那辆富康轿车引起人们怀疑。

以刘佳丽的工资,怎么会对情人如此出手阔绰?

而袁建伟作为她的旧相识和新情人,对她贪污的细节一定有所知晓。

抓袁建伟并不顺利,几次到家里都扑了空,一路摸排线索,终于把他堵在了亲戚家里。

审问袁建伟却遇到了困难,他好像事前有人安排过一样,总是能避开关键问题,牙关硬得很,调查一时间陷入僵局。

很快,账目核查中发现了重大疑点,案件也迎来了转机。

不久前曾有一笔110万的上解手续,但银行职员们却表示没有印象。

抓住这个突破口,专案组紧急提审刘佳丽。

她面对如此铁证,也无法再搪塞回避,刘佳丽承认手续是她办的,但钱是李永红拿的。

再进一步追问,刘佳丽就摆出一副耍赖的姿态。

“我只办了手续,没想到李永红会拿走钱。不信你们可以把他找来,咱们当面对质!”

“说你自己的问题,为什么要做这笔账?”

在专案组步步紧逼之下,刘佳丽终于承认这笔钱自己也有份,坦白交代自己拿了50万。

除了各种挥霍,家里还剩4万,但对于其它300万则一概不承认。

刘佳丽的一番话引起了专案组的警觉,她好像很肯定警察找不到李永红。

而连日来的调查,也始终没发现李永红的蛛丝马迹。

最大的可能就是李永红已经遇害,所以刘佳丽才会有恃无恐。

专案组明确了方向,立即深入排查李永红的踪迹。

经过地毯式搜索,李永红的几个朋友提供了一条信息。

图片源于网络

7月21日晚,李永红曾出来和他们喝酒,第二天下午想再约他出来时,就联系不上了。

打到刘佳丽电话上,她声称李永红没在。

但到了22日晚上,李永红又用刘佳丽的电话联系他们,再往后就没了消息。

这些信息说明,李永红失踪前很可能一直和刘佳丽在一起。

专案组开始仔细排查刘佳丽和她亲戚的住处,当来到刘佳丽父母家时,房后的一个小院子引起办案人员注意。

在院子东南角,有一块土地明显是新翻过。

询问刘父,说是刘佳丽之前要挖坑养牛蛙,后来没养成就填上了。

图片源于网络

办案人员敏感地意识到有问题,就把院子里的土地整个翻起,赫然发现一具尸体。

经过法医鉴定,尸体正是消失已久的李永红。

刘佳丽被带到李永红尸体前时,整个人一下子瘫软在地上,所有的防线一下子崩溃,承认了犯下的罪行。

所谓报应不爽,这结局是刘佳丽一手造成的。

她在劝李永红跑路未果之后,就动了杀心。

7月22日,刘佳丽把父母支出家门,以商量对策为名把李永红骗来,然后和袁建伟一起用管丝钳打烂了李永红的脑袋,掩埋在父母家后院。

图片源于网络

李永红,从风华正茂的小伙儿到上司的情人,再到联手贪污的罪犯,最终惨死在这个蛇蝎女人手里。

定罪伏法,当为后人戒

1996年底,这起恶性贪污杀人案件基本调查清楚,有记者前去采访刘佳丽,她脸上毫无波澜。

“怎么判我其实无所谓,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

对贪污挥霍国家巨额资金,甚至对李永红的死,她丝毫没有悔意。

1997年9月1日,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最终判决刘佳丽贪污罪和故意杀人罪,处以死刑立即执行。

袁建伟作为帮凶也被判处死刑。

图片源于网络

所谓食色性也,本来都属于人的正常需求。

但诱惑总在侵蚀人心,一不小心行差踏错,也许就是万劫不复。

别忘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还有“发乎情,止乎礼”。

如果人被财与色冲昏了头脑,老想着干违法乱纪的勾当,满足自己填不满的疯狂欲望,早晚会遭到法律的制裁和世人的唾骂。

那些面对诱惑的人们,应当以此为诫,慎之!慎之!